多重天花板困住字节跳动,IPO“一等再等” 资本能等吗?

  • 时间:
  • 浏览:0

近日,字节跳动CEO朱文佳首次亮相“生机大会”,谈到如“姨妈贴”般疯传一年的上市话题,朱文佳透露:“张一鸣认为你什儿 事情比较大,要延迟满足感,再等一等。”自2018年起,字节跳动上市的传闻就总是传出,上市时间、地点均诡谲莫测,版本不一。本月初,英国《金融时报》还发布消息称字节跳动将于明年1季度赴港上市,联想今年来字节跳动为IPO做的种种“无疾而终”的准备动作,如今朱文佳敲定延迟,或不过是强行挽尊之辞,上市对字节跳动而言仍旧是天方夜谭,难矣。

着急上市却一等再等 盲目布局多以失败告终

本届“生机大会”上,今日头条内容生态总经理洪绯敲定,将通过内容消费驱动变现模式,而“值点”正是其在此方面的动作之一。事实证明,“今日特卖”、“放心购”铩羽而归并且,“值点”也同样那么在拼多多、京东、苏宁、阿里口中“抢到食”,还被外国外国外国网友视频吐槽值点不“值”。

为上市铺路做准备,字节跳动加码的暂且都还可以都还可以 内容电商一项。社交领域中,字节跳动今年先后上线了多闪和飞聊,但不仅那么 激起很多的水花,多闪更是被传将于年底默默解散。教育领域字节跳动也是动作频频,但其推出的gogokid、学神君、并肩作业、晓羊科技、aiKID等产品,都要被陷入裁员风波,而是 停止运营。

今年3月,字节跳动再度试水游戏领域,收购游戏产品研发公司上海墨鹍,并且也再那么了动静。流量优势不明显,又缺乏游戏基因,字节跳动贸然进军游戏领域实属下策。一边是抖音和黄瓜苹果视频未经授权直播游戏,引来腾讯针对头条系产品连向法院申请8项游戏直播禁令,一边是最快明年都还可以面世的自研项目加剧了漫长的游戏变现之路,不仅张一鸣,投资人的耐心或更为有限。

单一的盈利模式下,字节跳动在电商、游戏、教育、社交等领域的急迫布局又草草收场,也凸显了其而是 为流量变现,以及在资本市场谋取更高估值“讲故事”的贸然行动,屡遭监管和处罚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社会及资本市场对张一鸣的不信任度,IPO“等一等”显然暂且“主动”。

老牌业务增长乏力 巨头身后头条生存更艰难

近日,QuestMobile发布《2019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值得注意的是,包括百度在内的BAT们成为了仅有的三家用户规模过10亿的企业,排名第四位的头条系用户渗透率直接比前一位低了近2三个百分点。此外,智能小系统进程、信息流等则被QuestMobile视为百度系用户规模破10亿的新动力。

在字节跳动引以为傲的信息流版块,百度用一年时间实现了入局、成长和逆袭,不仅转守为攻跻身信息流产品第一阵列,还在过去两年半里助推自身用户日活量增加182%,今年二季度百度信息流用户使用时长同比增长33%。再看今日头条,据说2017年12月DAU就已破亿,但到2019年6月却只实现了60 0万增长,还呈下滑态势。

百度对市场的魔鬼司令“鲸吞”下,字节跳动支柱产业的信息流的天花板尽显。今夏,抖音和今日头条迎来了密集的人事调整,继2018年张一鸣退位,接掌头条都还可以 一年的陈林也被撤离,用户增速遭遇瓶颈成为外界推测头条系换帅的主而意味着着,今日头条被“边缘化”的揣测也在不断的“被冷落”中得到证实。

字节跳动海外的信息流产品也同样步履维艰。今年9月,外媒The Information报道称,字节跳动已持续与多位潜在买家对话,洽谈出售Topbuzz超过三个月,但都还可以达成交易暂且挑选。因与字节跳动平日里激进扩张风格相左,Topbuzz自推出以来总是未有很多声量,出售内容平台Topbuzz的做法也被坊间评议为“及时止损”。

此外,字节跳动信息流产品的流量变现困难局面也已持续多年。早在百度并且发力信息流之时,今日头条广告销售团队的“强买强卖”行为就遭到了媒体曝光。某锁具商家老板爆料称,遭到今日头条销售威胁,若只在百度投放广告,而拒绝头条广告席,将招来头条销售团队“报复”,点击直到商家百度余额为负数,那么 行径引来外国外国外国网友视频的哗然。一边是流量变现困难、广告位难卖,一边头条还频繁因监管部门约谈整改、罚款等,大数额往外撒钱,营收瓶颈越发收紧。

由此可见,字节跳动所擅长的以“搬运”内容、贩卖广告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愈发行不通,不仅大额投资扶持的新版块砸那么了声响,老牌核心业务增长同样乏力,意味着着从“养家”日渐发展为“吃老本”,字节跳动上市显然“天方夜谭”,绝非“再等一等”就能实现。